首页
关于诺贤
专业领域
专业团队
新闻资讯
诺贤视点
社会责任
招贤纳士
联系我们
中文 EN

会员卡消费模式中,消费者如何保障权益?

——李璋 律师助理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预付式消费模式越来越活跃,特别是餐饮充值会员卡、超市购物卡、健身卡、美容美发卡等等,预付式消费模式是日益普及化。我国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并没有对预付式消费作明确的内涵界定。一般来说,预付式消费也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会员卡消费,是指经营者先行向消费者收取一定的费用,并向其发放预付卡(即会员卡)后,按照约定的方式分若干次向消费者提供产品或者服务的一种消费模式。


预付式消费模式能让消费者获得支付便利的同时,还可以享受经营者提供的优惠折扣,降低支付成本。而对经营者而言,不仅可以通过预收会员费等相关费用来筹集资金,而且还可以稳定客源。但由于相关法律缺失,导致预付消费模式卡处于种无序状态,交易主体多元,关系复杂,当消费纠纷发生时,消费者权益难以得到保障。


01

预付式消费模式中的法律关系

预付式消费模式的交易主体包括了发行预付卡人、购卡人、持卡人以及实际经营者。一般来说,发卡人通常是实际经营者,购买的人通常为实际持卡人。

对于这种消费模式的法律构造,一般认为各个当事人之间仅存在单一的合同关系,即发卡人与购卡人之间合同关系。预先交付费用并办理预付卡为合同订立阶段,具体消费阶段为合同履行阶段,如果发卡人与实际经营者不是同一主体时,则实际经营者为发卡人的合同义务履行辅助者,持卡人与实际经营者之间并不存在独立的合同关系。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充值办卡与实际消费这两个环节是同一个合同关系。


但当持卡人与购卡人不是同一主体,或者发卡人与实际经营者、持卡人与购卡人主体均不一致时,如果在消费中发生纠纷,按照通说认为预付式消费模式仅存在单一的合同关系,那么对于持卡人的权利救济将会极大困境。当实际经营者提供的服务或者商品存在瑕疵时,根据单一合同关系,持卡人与实际经营者之间不存在合同关系,实际经营者仅仅为发卡人的合同义务履行辅助人,持卡人只能要求发卡人承担合同责任,而持卡人与购卡人不是同一主体时,也即持卡人与发卡人之间就不存在合同关系,救济途径难以继续。显然按照通说规定,单一的合同关系无法解决实践中出现的问题。

就目前预付式消费模式发展趋势,预付卡已逐渐电子化,其支付功能日益凸显,慢慢转变为一种特殊支付工具。而购卡人与发卡人订立合同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获取更便捷的支付工具,以便自己将来使用时或者赠与他人使用时,可以重复充值,多次消费,而并不是为了取得特定的商品或者服务。所以,预付式消费模式下的充值办卡和实际消费应当为各自独立的阶段,即购卡人与发卡人之间的合同关系、以及持卡人与实际经营者之间的合同关系。当实际经营者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存在瑕疵时,持卡人就可以直接请求实际经营者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侵权责任。


02

预付式消费中损害的具体表现

(1)??

?欺诈预付金

在预付式消费模式中,消费者需要提前向经营者(发卡者)支付一定的费用,以获取将来特定的服务或者商品,对于消费者来说,提前预付相应费用,是建立在对经营者(发卡者)的信任基础之上的。但由于在这种消费模式中,消费者与经营者(发卡者)间信息存在不对等,消费者很难判断经营者(发卡者)的履行能力,并且对经营者(发卡者),市场也未建立诚信经营信用评价机制。所以,在实践中,常会出现经营者(发卡者)利用这种信息的缺失,欺骗消费者,通常表现为临时撤销专柜或者歇业,有的经营者甚至在收取消费者的预付消费资金之后直接携款而逃,导致消费者无处消费,更无处退款。


(2)? ?

服务承诺难以保障

在预付式消费中,经营者(发卡者)为了推销商品或者服务,常常会有意对商品或服务资质、规模、效果、优惠政策等夸大其词,故意隐瞒限制性条件,误导消费者做出错误的判断,所以经常会出现经营者(发卡者)向消费者所提供的产品或者服务出现质量缩水的情形,使得消费者无法得到预期的服务保障。并且当经营者(发卡者)经营模式,内容等发生变动时,不会及时通知消费者,常用有效期已经过、产品成本上涨等借口、理由,不兑现先前作出的优惠承诺。有时还会对消费者限定具体的消费范围,并对某些特定商品和项目进行保留了。?

(3)? ?

霸王条款

在预付式消费模式中,经营者(发卡者)利用在该消费模式中的优势地位,经常会设置保障自己利益的最大化的格式条款,以此来约束消费者本应享有的权利。在实践中,消费者一般不会与经营者(发卡者)签订书面合同,通常是在听完经营者(发卡者)口头承诺后,随即付钱买卡,而在此类预付卡上常常会有“一旦售出,概不退换”,“最终解释权归本单位所有”等等,或者是明确规定了预付卡使用期限,而不管这个使用期限是否合理或者消费者是否能在有效期限内使用完预付卡内所有得预付金。有的经营者(发卡者)甚至还会明确限制消费者使用预付卡得权限,比如限制使用次数等。上述这些限制性条款仅仅在合同不显眼的地方,都属于格式条款,是不经消费者商议决定,由经营者事先拟定好,通过格式条款,经营者规避了自己的责任,同时还严重侵犯了消费者的利益。


(4)? ?

经营者跑路、停业、倒闭使消费者利益受损

在实践中,有部分经营者缺乏诚信意识和商业道德,在收取大量消费者预付金后便直接跑路,逃之夭夭或者搬迁,令消费者无法找到,还有的或另外注册公司经营,并以与两个不同的公司为由拒绝履行义务,也不予以退款等等。在预付式消费模式中,消费者提前将资金“预存”在预付卡中,但当经营者(发卡者)将该资金转移至自己手中滥用时,实际上消费者的存储的预付资金是没有安全保障的,一旦经营者(发卡者)出现经营问题或者出现资金链断裂,消费者就难以在将来的时间里享受到经营者(发卡者)前期承诺的服务或者商品,更有甚者,一些不良商家假借该模式之名,却行圈钱之实,通过虚假宣传骗取消费者购买预付卡,一旦当他们累计到一定资金,就卷款而逃,而此时消费者手中的预付卡就会无任何价值,在这种情形下,也很难在找到这些不良商家,或者有些消费者不愿大动干戈,宁愿吃这哑巴亏。


03

遭受损害的法律分析

根据上文所述,在预付式消费模式中,由于缺乏对经营者信用机制的规范以及综合性的法律法规规管,再加上消费者自我保护意识较弱,导致此类消费者权益纠纷案件逐年上涨。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八条规定:消费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权利。在上述损害现状中,经营者利用虚假宣传,对商品或服务真实情况夸大其词,而故意隐瞒其他缺陷,误导消费者基于错误认识而做出错误的判断,严重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限制消费者消费范围或者捆绑销售商品则严重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九条的规定(第九条:消费者享有自主选择商品或者服务的权利)。经营者卷款跑路等情形不仅仅会涉及民事纠纷,情况严重的还有可能会涉及刑事诉讼,由于字数限制,本文对上述法律关系不一一展开论述,仅对预付式消费合同中格式条款着重分析。

在此类纠纷中,常见的纠纷类型多半是因合同的格式条款而引发的,如消费者在实际消费时,经营者主张预付卡里余额必须充值到其规定的数额时才可使用,或者经营者限制预付卡使用期限,未在期限内使用完的余额拒绝返还等。根据《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所以经营者的主张是否成立,需要区分不同情形分别判断:

1、在办理预付卡阶段,如果经营者与消费者未将该类约定写入合同中时,则消费者在实际消费中,经营者不得单方面限制消费者消费,此类限制性条件对消费者来说也无效力。

2、在办理预付卡阶段,如果经营者已经将该类约定写入合同中,但没有采取合理的方式提醒消费者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也未对该条款予以说明,此类合同条款的如何判定其效力,分以下情况:

根据《合同法》第四十条规定: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当经营者在合同中规定:“超过使用期限的,余额不得返还”。我们可以认为该合同条款排除了对方当事人的主要权利,应当依据《合同法》第四十条规定直接认定该条款无效。

而当经营者将“卡内余额达到XXX元时才能使用”条款纳入合同中时,该条款在性质上并没有排除消费者的主要权利,而只是限制消费者的权利,该情况下不能根据《合同法》第四十条直接认定其无效。但《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对于导致合同双方利益失衡的条款,格式条款提供者一方原则上都应有采取合理的方式提示和说明的义务,否则对方当事人有权撤销该条款。故此对于“卡内余额达到XXX元时才能使用”条款,如果经营者没有采取合理的方式提示和说明时,原则上应当否定其效力。

但是当经营者采取了合理的方式提示和说明时,而消费者仍愿意与其签订该合同的,则基于合同自治原则,该类合同条款对消费者发生应当具有法律效力,即便当实际消费者与购卡者不是同一主体时,实际消费者也理应受该条款限制。

当然,对于预付卡内剩余的金额,消费者有权基于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请求经营者返还。